第110章   癰疽第八十一
作者:(清)張志聰 | 字數:4739 字

屬性:黃帝曰。余聞腸胃受谷。上焦出氣以溫分肉。而養骨節。通腠理。中焦出氣如露。上注谷而

滲孫脈。津液和調。變化而赤為血。血和則孫脈先滿溢。乃注于絡脈皆盈。乃注于經脈。陰陽已

張。因息乃行。行有經紀。周有道理。與天協議。不得休止。切而調之。從虛去實。瀉則不足。疾則

氣減。留則先后。從實去虛。補則有余。血氣已調。形氣乃持。余已知血氣之平與不平。未知癰疽之

所從生。成敗之時。死生之期有遠近。何以度之。可得聞乎。岐伯曰。經脈流行不止。與天同度。與

地合紀。故天宿失度。日月薄蝕。地經失紀。水道流溢。草不成。五谷不殖。徑路不通。民不往來。

巷聚邑居。則別離異處。血氣猶然。請言其故。夫血脈營衛。周流不休。上應星宿。下應經數。寒邪客

于經絡之中則血泣。血泣則不通。不通則衛氣歸之。不得復反。故癰腫。寒氣化為熱。熱勝則腐肉。

肉腐則為膿。膿不瀉則爛筋。筋爛則傷骨。骨傷則髓消。不當骨空。不得泄瀉。血枯空虛。則筋骨肌肉

不相營。經脈敗漏。熏于五臟。臟傷故死矣。(泣澀同)

此篇歸結首章之義。蓋人之血氣流行。與天地相參。與日月相應。晝夜環轉之無端也。一息不運。

則留滯而為癰為痹。故圣人立九針之法。所以治未病也。若積久而成癰疽。則多不治之死證矣。夫營衛

血氣之行。皆

從內而外。應寒暑往來。經水流行。皆從地而出。帝復論上焦出氣。以溫分肉而養骨節。通腠理。中

焦出氣如露。上注谷而滲孫脈。從孫脈而注于絡脈經脈。是從氣分而注于經脈之中。乃從外而內。

應天道之營運于外。而復通于經水之中。人與天地參也。故經脈流行不止。與天同度。與地合紀。天

宿失度。日月薄蝕。地經失紀。水道流溢。人之血氣猶然。夫血脈營衛。周流不休。上應星宿。下應

經數。如寒邪客于經絡之中。則血泣。血泣則不通。不通則衛氣歸之。歸、還也。蓋營行脈中。衛行

脈外。交相逆順而行者也。營血留泣不行。則衛氣亦還轉而不得復反其故道。故癰腫也。骨空者。節

之交也。癰腫不當骨空之處。則骨中之邪熱。不得泄瀉矣。血枯而經脈空虛。則筋骨肌肉不相營矣。經

脈外絡形身。內屬臟腑。經脈敗漏。則熏于五臟。臟傷故死矣。

黃帝曰。愿盡聞癰疽之形。與忌曰名。岐伯曰。癰發于嗌中。名曰猛疽。猛疽不治化為膿。膿不瀉。

塞咽半日死。其化為膿者。瀉則合豕膏冷食。三日而已。

夫皮脈肉筋骨。五臟之外合也。而臟腑之血

氣循行。又各有部分。故有輕重死生之別焉。嗌乃呼吸出入之門。發于嗌中。其勢甚猛。故名猛疽。若

膿不瀉而塞嗌。則呼吸不通。不待半日而死矣。嗌乃肺之上管。肺腎上下交通。豕乃水畜。冷凍飲料豕膏者。

使熱毒從下而出也。

發于頸名曰夭疽。其癰大以赤黑。不急治。則熱氣下入淵液。前傷任脈。內熏肝肺。

熏肝肺。十余日而死矣。頸乃手足少陽陽明血氣循行之分部。故不急治。則熱氣下入淵液。淵液乃足少

陽膽經穴。在腋下三寸。蓋從外而將入于內也。任脈居陽明少陽四脈之中。故前傷在脈。內熏肝肺。此

在外腑經之毒。內熏于臟。故至

十余日而死。經云。上工治皮膚。其次治經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為

瘍醫者。不可不知也。

陽氣大發。消腦留項。名曰腦爍。其色不樂。項痛而如刺以針。煩心者。死不可治。

陽氣大發者。三陽之氣并發也。三陽者。太陽也。太陽經脈入于腦。出于項。故陽氣大發。留于項。

名曰腦爍。此純陽之氣。消爍腦髓也。夫心為陽中之太陽。心與太陽。標本相合。心氣受郁。故其色

不樂。若煩心者。腑毒干臟。死不可治矣。

發于肩及。名曰疵疽。其狀赤黑。急治之。此令人汗出至足。不害五臟。癰發四五日逞

之。(熱同)

肩乃肺臟之部分。故令人汗出至足。此癰生浮淺。如疵之在皮毛。故名疵癰。而不害五臟。逞、

快也。速治之。則毒隨氣而散矣。姚氏曰。火氣能消肺金之毒。

發于腋下。赤堅者。名曰米疽。治之以砭石。欲細而長。疏砭之。涂以豕膏。六日已。勿裹之。

腋者。亦肺臟之部分。米者。言其小也。治之以砭石者。癰亦浮淺也。毒瓦斯在于皮膚之間。六日則氣

已周而來復。故已。勿裹之者。使毒瓦斯外泄也。夫癰發于腑部者。反熏臟而死。發于臟部者易已。此

皆淺深內外之別。為瘍醫者。不可不知。

其癰堅而不者。為馬刀俠纓。急治之。(纓當作癭)

其癰堅而不者。承上文而言。癰在膺腋之間。堅而不潰者。此為馬刀俠癭。金匱要略曰。人年五

六十。其病脈大。痹挾背行。苦腸鳴。馬刀俠癭者。皆為勞得之。夫馬刀俠癭。足陽明之證也。四肢為諸陽之本。

勞其四體。

則傷陽明而有是證。故宜急治之。以保胃氣。

發于胸。名曰井疽。其狀如大豆。三四日起。不早治。下入腹。不治。七日死矣。

胸者。膻中之分。宗氣之所居也。宗氣出于陽明。故不早治。則下入于腹。而傷陽明胃氣。胃氣傷。則七

日死矣。

發于膺。名曰甘疽。色青。其狀如谷實KT。常苦寒熱。急治之。去其寒熱。十歲死。死后出膿。

(音括KT音樓)

膺乃足厥陰陽明之部分。故疽發于此。其名曰甘。其色青也。狀如谷實KT者。如米谷如栝蔞之

子實也。陽明從太陰之化。厥陰從少陽之化。陰陽互交。故往來寒熱也。急治之以去其寒熱。此疽至

十年而后發乃死。死后出膿者。謂至將死之候。然后出膿而死。此即乳巖石癰之證也。夫寒熱者。厥陰

陽明之氣病也。如谷實KT者。肝臟胃腑之郁毒。留于脈絡之間。即如竄寒熱之毒。其本在臟。其末

在脈。故不易消。而亦不即發也。至十年之久。臟腑之氣將衰。則毒瓦斯發而潰爛死矣。

發于脅。名曰敗疵。敗疵者。女子之病也。灸之。其病大癰膿治之。其中乃有生肉。大如赤小豆。

銼翹草根各一升。以水一斗六升。煮之竭。為取三升。則強飲濃衣。坐于釜上。令汗出至足已(同)

脅在腋之下。肺肝之部分也。此亦發于皮膚。故名曰敗疵。夫肺主氣。肝主血。女子之生。有余于

氣。不足于血。此因氣血不調而生。故為女子之病。其病大癰膿治之者。謂如治大癰之法以灸之也。其

中乃有生肉。大如赤小豆。是雖名敗疽。而不至于腐肉爛筋傷骨矣。乃水草。翹、連翹也。銼二草根各

一升煮之。強飲濃衣坐

于釜上。令汗出至足乃已。蓋水草能清熱發汗。翹能解毒者也。

發于股脛。名曰股脛疽。其狀不甚變而癰膿搏骨。不急治之。三十日死矣。

發于股脛。足少陰之毒也。其狀不甚變者。毒附于骨而不外發。故皮膚不甚變為癰毒之狀也。

不急治之。三十日死。腎為水臟。月為陰而應水。故應月一周而死。

發于尻。名曰銳疽。其狀赤堅大。急治之。不治。三十日死矣。

尻乃足太陽之部分。太陽之上。寒水主之。故亦應月而死。夫腎與膀胱。為水臟水腑。腎為

陰而主骨。故癰膿搏骨而不外發。腑為陽。而太陽之氣。主于膚表。故其狀赤堅而大。夫陽毒起

發于外。而亦致死者。太陽為諸陽主氣也。噫。能知臟腑陰陽。營衛血氣。表里標本。多能死中

求生。為瘍醫者。可不知內經乎。

發于股陰。名曰赤施。不急治。六十日死。在兩股之內。不治。十日而當死。

股陰者。足三陰之部分也。以火毒而施于陰部。故名曰赤施。六十者。水之成數也。十日者。

陰數之終也。閔士先曰。股陰者。足少陰之分也。兩股之內者。足太陰厥陰之分也。

發于膝。名曰疵癰。其狀大癰。色不變。寒熱。如堅石。勿石。石之者死。須其柔。乃石之者

生。

膝者筋之會。足少陽之分也。色不變者。色與皮膚相同而不赤也。其狀如大癰而色不變者。毒

在外內之間也。蓋少陽主樞。故其色狀如此。而為寒為熱也。如堅石者。勿砭石之。石之則死。毒

氣入于內也。須其柔軟而石之者生。毒瓦斯出于外也。蓋少陽主樞。可內而可外也。余伯榮曰。堅石

者。毒瓦斯尚未透發。柔則發于外矣。故有外內死生之分焉。

諸癰疽之發于節而相應者。不可治也。發于陽者百日死。發于陰者三十日死。

此論癰疽之發于背也。節者。脊之二十一椎。每椎有節之交。神氣之所游行出入者也。相應者。

內應于五臟也。發于陽者。發于三椎。而內應于肺臟。發于四椎。而內應于心主包絡。發于五椎。

而內應于心臟也。發于陰者。發于七椎。而內應于肝臟。發于十一椎。而內應于脾臟。發于十四椎。

而內應于腎臟也。百日死者。日之終也。三十日者。月之終也。余伯榮曰。癰疽發于背而偏者。或

傷及臟腑之俞。猶有可生之機。正中者。傷及督脈。而況相應于五臟乎。閔士先曰。癰者。壅也。疽者。

阻也。毒者。癰疽之總名也。上古以癰疽所發之處。分陰陽而命名。后世以發于背者。即名曰發背。

發于臂者。即名曰臂癰。是以古今之命名。各不同焉。姚士因曰。節之交。骨空處也。周身三百六十

五節。而四肢有十二大節。皆髓孔易髓之處。上文曰。不當骨空。不得泄瀉。謂癰不當于骨空之處。

其傷骨消髓之熱邪。無從而出。若諸癰疽之發于節者。正當邪熱所出之空。非死征也。馬氏云。其節之外

廉為陽。內廉為陰。是發于四肢之內外廉者。皆不治之死證耶。噫。經義淵微。不易闡發。豈可以

粗疏之學。貽誤后人。

發于脛。名曰兔嚙。其狀赤至骨。急治之。不治。害人也。

兔乃陰類。發于脛。名曰兔嚙者。發于陰脛也。其狀赤至骨者。從外而內也。故曰急治之。不治

害人也。猶言外賊之來害人也。夫沖脈者。十二經之海也。與少陰之大絡起于腎。下出于氣街。循陰

股內廉。邪入中。循脛

骨內廉。下入內踝之后。此邪客于沖脈之中。則血泣不通。有如兔嚙之微腫也。

發于內踝。名曰走緩。其狀癰也。色不變。數石其輸。而止其寒熱。不死。

此邪客于足少陰之脈而為腫也。夫癰疽之變。有病因于內。而毒瓦斯走于外者。有腫見于外。而

毒瓦斯走于內者。此邪留于脈而不行。故名曰走緩。其狀若癰而色不赤也。足少陰之脈。起于小趾之

下。邪越足心。出然谷之下。循內踝之后。以上端內。故當數石其輸。去其邪而止其寒熱。蓋足少

陰秉先天之水火。故能為寒為熱也。余伯榮曰。鼠。寒熱病也。發于少陰。

發于足上下。名曰四淫。其狀大癰。急治之。百日死。

四淫者。邪氣行于左右之太少也。少陽主初陽之生氣。而發于腎臟。太陽乃腎之腑。而為諸陽主

氣。故當急治之。不則陽氣傷而百日死矣。

發于足旁。名曰厲癰。其狀不大。初如小指發。急治之。去其黑者。不消輒益。不治。百日死。

此寒邪客于足陽明之脈而為癰也。足陽明之脈。起于足大趾次趾之厲兌。故發于足旁。名曰厲癰。

夫在地為水。在天為寒。黑者。水之氣色也。不急治之以去其黑。則寒淫而土敗矣。姚士英曰。少陽

太陽之氣。生于下焦。故邪客于下。其狀大癰。陽明之氣。生于中焦。故邪客于下。其狀不大。蓋經絡

傷而氣未傷也。閔士先曰。初如小指發者。謂初發如小指。其狀腫而長。乃邪在經絡之形也。衛氣歸

之。則圓而墳起矣。

發于足趾。名曰脫癰。其狀赤黑。死不治。不赤黑不死。不衰。急斬之。不則死矣。

此足少陰之毒。從內而發于外。故曰脫癰。謂從陰而脫出于陽也。發于足趾者。發于足大趾也。

動輸篇曰。足少陰之經。下入內踝之后。入足下。其別者。邪入踝。出屬跗上。入大趾之間。注

諸絡。夫足少陰。秉先天之水火。其狀赤黑者。水火之淫毒太盛。故為不治之死證。不赤黑者。其毒

氣少衰。故為不死。如癰腫不衰。急斬去其趾。不則毒瓦斯注于諸經之絡而死矣。

黃帝曰。夫子言癰疽。何以別之。岐伯曰。營衛稽留于經脈之中。則血泣而不行。不行則衛氣

從之而不通。壅遏而不得行。故熱。大熱不止。熱勝則肉腐。肉腐則為膿。然不能陷骨髓。不為焦

枯。五臟不為傷。故命曰癰。黃帝曰。何謂疽。岐伯曰。熱氣淳盛。下陷肌肉。筋髓枯。內連五臟。

血氣竭。當其癰下。筋骨良肉皆無余。故命曰疽。疽者。上之皮夭以堅。上如牛領之皮。癰者。其皮

上薄以澤。此其候也。

上文分別部位之陰陽死生。此總論癰疽之淺深輕重。蓋人之血氣流行。環轉出入。而淫邪泮衍。

變易無常。且氣秉有濃薄。邪客有微甚。是以死生成敗。各不同焉。按內經論癰疽所發。有因于喜怒不

測。飲食不節。臟腑不和。則留積而為癰者。有因于臟腑之寒熱相移而成癰者。本篇只論外因之邪。

蓋以人之血氣流行。與天同度。與地合紀。因息乃行。不得休止。少有留滯。則為癰為痹矣。是以圣人

立九針之法。配合三才之道。以回造化之功。立數十萬言。傳之竹帛。使天下后世。子孫黎民。不罹

災眚之患。同歸生長之門。圣人之教化大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