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五幕  第五場
作者:莎士比亞 | 字數:4350 字

林苑中的另一部分

福斯塔夫頂公鹿頭扮赫恩上。

福斯塔夫溫莎的鐘已經敲了十二點,時間快到了。好色的天神們,照顧照顧我吧!記著,喬武大神,你曾經為了你的情人歐羅巴的緣故,化身做一頭公牛,愛情使你頭上生角。強力的愛啊!它會使畜生變成人類,也會使人類變成畜生。而且,喬武大神,你為了你心愛的勒達,還化身做過一只天鵝呢。萬能的愛啊!你差一點兒把天神的尊容變得像一只蠢鵝!這真是罪過哪:首先不該變成一頭畜生——啊,老天,這罪過可沒有一點人氣味!接著又不該變做了一頭野禽——想想吧,老天,這可真是禽獸一般的罪過!既然天神們也都這樣貪淫,我們可憐的凡人又有什么辦法呢?至于講到我,那么我是這兒溫莎地方的一匹公鹿;在這樹林子里,也可以算得上頂胖的了。天神,讓我過一個涼快的交配期吧,否則誰能責備我不該排泄些脂肪呢。——誰來啦?我的母鹿嗎?

福德大娘及培琪大娘上。

福德大娘爵爺,你在這兒嗎,我的公鹿?我的親愛的公鹿?

福斯塔夫我的黑尾巴的母鹿!讓天上落下馬鈴薯般大的雨點來吧,讓它配著淫曲兒的調子響起雷來吧,讓糖梅子、春情草像冰雹雪花般落下來吧,只要讓我躲在你的懷里,什么潑辣的大風大雨我都不怕。(擁抱福德大娘。)

福德大娘培琪嫂子也跟我一起來了呢,好人兒。

福斯塔夫那么你們把我當作偷來的公鹿一般切開來,各人分一條大腿去,留下兩塊肋條肉給我自己,肩膀肉賞給那看園子的,還有這兩只角,送給你們的丈夫做個紀念品吧。哈哈!你們瞧我像不像獵人赫恩?丘匹德是個有良心的孩子,現在他讓我嘗到甜頭了。我用鬼魂的名義歡迎你們!(內喧聲。)

培琪大娘噯喲!什么聲音?

福德大娘天老爺饒恕我們的罪過吧!

福斯塔夫又是什么事情?

福德大娘、培琪大娘快逃!快逃!(二人奔下。)

福斯塔夫我想多半是魔鬼不愿意讓我下地獄,因為我身上的油太多啦,恐怕在地獄里惹起一場大火來,否則他不會這樣一次一次地跟我搗蛋。

愛文斯喬裝山羊神薩特,畢斯托爾扮小妖,安·培琪扮仙后,威廉及若干兒童各扮精靈侍從,頭插小蠟燭,同上。

安黑的,灰的,綠的,白的精靈們,

月光下的狂歡者,黑夜里的幽魂,

你們是沒有父母的造化的兒女,

不要忘記了你們各人的職務。

傳令的小妖,替我向眾精靈宣告。

畢斯托爾眾精靈,靜聽召喚,不許喧吵!

蟋蟀兒,你去跳進人家的煙囪,

看他們爐里的灰屑有沒有掃空;

我們的仙后最恨貪懶的婢子,

看見了就把她擰得渾身青紫。

福斯塔夫他們都是些精靈,誰要是跟他們說話,就不得活命;讓我閉上眼睛趴下來吧,神仙們的事情是不許凡人窺看的。(俯伏地上。)

愛文斯比德在哪里?你去看有誰家的姑娘,

念了三遍祈禱方才睡上眠床,

你就悄悄地替她把妄想收束,

讓她睡得像嬰兒一樣甜熟;

誰要是臨睡前不思量自己的過錯,

你要叫他們腰麻背疼,手腳酸楚。

安去,去,小精靈!

把溫莎古堡內外搜尋:

每一間神圣的華堂散播著幸運,

讓它巍然卓立,永無毀損,

祝福它宅基鞏固,門戶長新,

輝煌的大廈恰稱著賢德的主人!

每一個尊嚴的寶座用心掃洗,

灑滿了祓邪垢的鮮花香水,

祝福那文欞繡瓦,畫棟雕梁,

千秋萬歲永遠照耀著榮光!

每夜每夜你們手攙手在草地上,

拉成一個圓圈兒跳舞歌唱,

清晨的草上留下你們的足跡,

一團團蔥翠新綠的顏色;

再用青紫粉白的各色鮮花,

寫下了天書仙語,“清心去邪”,

像一簇簇五彩繽紛的珠玉,

像英俊騎士所穿的錦繡衣袴;

草地是神仙的紙,花是神仙的符箓。

去,去,往東的向東,往西的向西!

等到鐘鳴一下,可不要忘了

我們還要繞著赫恩橡樹舞蹈。

愛文斯大家排著隊,大家手牽手,

二十個螢蟲給我們點亮燈籠,

照著我們樹蔭下舞影憧憧。

且慢!哪里來的生人氣?

福斯塔夫天老爺保佑我不要給那個威爾士老怪瞧見,他會叫我變成一塊干酪哩!

畢斯托爾壞東西!你是個天生的孽種。

安讓我用煉獄火把他指尖灼燙,

看他的心地是純潔還是骯臟:

他要是心無污穢,火不能傷,

哀號呼痛的一定居心不良。

畢斯托爾來,試一試!

愛文斯來,看這木頭怕不怕火熏。(眾以燭燙福斯塔夫。)

福斯塔夫啊!啊!啊!

愛文斯壞透了,壞透了,這家伙淫毒攻心!精靈們,唱個歌兒取笑他;圍著他竄竄跳跳,擰得他遍體酸麻。

哼,罪惡的妄想!

哼,淫欲的孽障!

淫欲是一把血火,

不潔的邪念把它點亮,

癡心扇著它的火焰,

妄想把它愈吹愈旺。

精靈們,擰著他,

不要把惡人寬放;

擰他,燒他,

拖著他團團轉,

直等星月燭光一齊黑暗。

(精靈等一面唱歌,一面擰福斯塔夫。卡厄斯自一旁上,將一穿綠衣的精靈偷走;斯蘭德自另一旁上,將一穿白衣的精靈偷走;范頓上,將安·培琪偷走。內獵人號角聲,犬吠聲,眾精靈紛紛散去。福斯塔夫扯下鹿頭起立。培琪、福德、培琪大娘、福德大娘同上,將福斯塔夫捉住。)

培琪噯,別逃呀;現在您可給我們瞧見啦;難道您只好扮扮獵人赫恩嗎?

培琪大娘好了好了,咱們不用盡跟他開玩笑啦。好爵爺,您現在喜不喜歡溫莎的娘兒們?看見這一對漂亮的鹿角嗎,丈夫?把這對鹿角扔在林子里不是比拿到城里去更合式些嗎?

福德爵爺,現在究竟誰是個大忘八?白羅克大爺,福斯塔夫是個混蛋,是個混賬忘八蛋;瞧他的頭上還長著角哩,白羅克大爺!白羅克大爺,他從福德那里什么好處也沒有得到,只得到了一只臟衣服的簍子,一頓棒兒,還有二十鎊錢,那筆錢是要向他追還的,白羅克大爺;我已經把他的馬扣留起來做抵押了,白羅克大爺。

福德大娘爵爺,只怪我們運氣不好,沒有緣分,總是好事多磨。以后我再不把您當做我的情人了,可是我會永遠記著您是我的公鹿。

福斯塔夫我現在才明白我受了你們愚弄,做了一頭蠢驢啦。

福德豈止蠢驢,還是笨牛呢,這都是一目了然的事。

福斯塔夫原來這些都不是精靈嗎?我曾經三四次疑心他們不是什么精靈,可是一則因為我自己做賊心虛,二則因為突如其來的怪事,把我嚇昏了頭,所以會把這種破綻百出的騙局當做真實,雖然荒謬得不近情理,也會使我深信不疑,可見一個人做了壞事,雖有天大的聰明,也會受人之愚的。

愛文斯福斯塔夫爵士,您只要敬奉上帝,消除欲念,精靈們就不會來擰您的。

福德說得有理,休大仙。

愛文斯還有您的嫉妒心也要除掉才好。

福德我以后再不疑心我的妻子了,除非有一天你會說道地的英國話來追求我的老婆。

福斯塔夫難道我已經把我的腦子剜出來放在太陽里曬干了,所以連這樣明顯的騙局也看不出來嗎?難道一只威爾士的老山羊都會捉弄我?難道我該用威爾士土布給自己做一頂傻子戴的雞冠帽嗎?這么說,我連吃烤過的干酪都會把自己哽住了呢。

愛文斯鋼酪是熬不出什么扭油來的——你這個大肚子倒是裝滿了扭油呢。

福斯塔夫又是“鋼酪”,又是“扭油”!想不到我活到今天,卻讓那一個連英國話都說不像的家伙來取笑嗎?罷了罷了!這也算是我貪歡好色的下場!

培琪大娘爵爺,我們雖然愿意把那些三從四德的道理一腳踢得遠遠的,為了尋歡作樂,甘心死后下地獄;可是什么鬼附在您身上,叫您相信我們會喜歡您呢?

福德像你這樣的一只雜碎布丁?一袋爛麻線?

培琪大娘一個浸胖的浮尸?

培琪又老、又冷、又干枯,再加上一肚子的骯臟?

福德像魔鬼一樣到處造謠生事?

培琪一個窮光蛋的孤老頭子?

福德像個潑老太婆一樣千刁萬惡?

愛文斯一味花天酒地,玩玩女人,喝喝白酒蜜酒,喝醉了酒白瞪著眼睛罵人吵架?

福斯塔夫好,盡你們說吧;算我倒楣落在你們手里,我也懶得跟這頭威爾士山羊斗嘴了。無論哪個無知無識的傻瓜都可以欺負我,悉聽你們把我怎樣處置吧。

福德好,爵爺,我們要帶您到溫莎去看一位白羅克大爺,您騙了他的錢,卻沒有替他把事情辦好;您現在已經吃過不少苦了,要是再叫您把那筆錢還出來,我想您一定要萬分心痛吧?

福德大娘不,丈夫,他已經受到報應,那筆錢就算了吧;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不要逼人太甚。

福德好,咱們拉拉手,過去的事情,以后不用再提啦。

培琪騎士,不要懊惱,今天晚上請你到我家里來喝杯乳酒。我的妻子剛才把你取笑,等會兒我也要請你陪我把她取笑取笑。告訴她,斯蘭德已經跟她的女兒結了婚啦。

培琪大娘(旁白)博士們不會信他的胡說。要是安·培琪是我的女兒,那么這個時候她已經做了卡厄斯大夫的太太啦。

斯蘭德上。

斯蘭德哎喲!哎喲!岳父大人,不好了!

培琪怎么,怎么,賢婿,你已經把事情辦好了嗎?

斯蘭德辦好了!哼,我要讓葛羅斯特郡人都知道這件事;否則還是讓你們把我吊死了吧!

培琪什么事情,賢婿?

斯蘭德我到了伊登那里去本來是要跟安·培琪小姐結婚的,誰知道她是一個又高又大、笨頭笨腦的男孩子;倘不是在教堂里,我一定要把他揍一頓,說不定他也要把我揍一頓。我還以為他真的就是安·培琪哩——真是白忙了一場!——誰知道他是驛站長的兒子。

培琪那么一定是你看錯了人啦。

斯蘭德那還用說嗎?我把一個男孩子當做女孩子,當然是看錯了人啦。要是我真的跟他結了婚,雖然他穿著女人的衣服,我也不會要他的。

培琪這是你自己太笨的緣故。我不是告訴你怎樣從衣服上認出我的女兒來嗎?

斯蘭德我看見她穿著白衣服,便上去喊了一聲“呣”,她答應我一聲“不見得”,正像安跟我預先約好的一樣;誰知道他不是安,卻是驛站長的兒子。

愛文斯耶穌基督!斯蘭德少爺,難道您生著眼睛不會看,竟會去跟一個男孩子結婚嗎?

培琪我心里亂得很,怎么辦呢?

培琪大娘好官人,別生氣,我因為知道了你的計劃,所以叫女兒改穿綠衣服;不瞞你說,她現在已經跟卡厄斯醫生一同到了教長家里,在那里舉行婚禮啦。

卡厄斯上。

卡厄斯培琪大娘呢?哼,我上了人家的當啦!我跟一個男孩子結了婚,一個鄉下男孩子,不是安·培琪。我上了當啦!

培琪大娘怎么,你不是看見她穿著綠衣服的嗎?

卡厄斯是的,可是那是個男孩子;我一定要叫全溫莎的人評個理去。(下。)

福德這可奇了。誰把真的安帶了去呢?

培琪大娘我心里怪不安的。范頓大爺來了。

范頓及安·培琪上。

培琪大娘啊,范頓大爺!

安好爸爸,原諒我!好媽媽,原諒我!

培琪小姐,你怎么不跟斯蘭德少爺一塊兒去?

培琪大娘姑娘,你怎么不跟卡厄斯大夫一塊兒去?

范頓你們不要把她問得心慌意亂,讓我把實在的情形告訴你們吧。你們用可恥的手段,想叫她嫁給她所不愛的人;可是她跟我兩個人久已心心相許,到了現在,更覺得什么都不能把我們兩人拆開。她所犯的過失是神圣的,我們雖然欺騙了你們,卻不能說是不正當的詭計,更不能說是忤逆不孝,因為她要避免強迫婚姻所造成的無數不幸的日子,只有用這辦法。

福德木已成舟,培琪大爺,您也不必發呆啦。在戀愛的事情上,都是上天親自安排好的;金錢可以買田地,娶妻只能靠運氣。

福斯塔夫我很高興,雖然我遭了你們的算計,你們的箭卻也會發而不中。

培琪算了,有什么辦法呢?——范頓,愿上天給你快樂!拗不過來的事情,也只好將就過去。

福斯塔夫獵狗在晚上出來,哪只鹿也不能幸免。

培琪大娘好,我也不再想這樣想那樣了。范頓大爺,愿上天給您許許多多快樂的日子!官人,我們大家回家去,在火爐旁邊把今天的笑話談笑一番吧;請約翰爵士和大家都去。

福德很好。爵爺,您對白羅克并沒有失信,因為他今天晚上真的要去陪福德大娘一起睡覺了。(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