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讀物 > 游廬山記
第2章   譯文:
作者:惲敬 | 字數:1260 字

廬山處于潯陽江和鄱陽湖交會的地方,圍繞著它的三面都是水。凡是大山得到水的襯托,能抵得住它的氣勢,讓它涌蕩騰躍,就稱得上靈氣所鐘。而江和湖的水,吞吐進出,平穩寬闊,與海水不一樣。所以靠海的山嶺大多顯得雄壯深沉,而廬山具有清逸動人的景致。

嘉慶十八年三月十二日,我因有事渡過鄱陽湖,泊船左蠡。十三日,船停靠在星子縣境,于是便前去游覽。這一天前往白鹿洞,眺望五老峰,穿過小三峽,停駐于獨對亭,打開鎖,在文會堂止息。那里有一棵桃樹,桃花正開;右邊有一株芭蕉,蕉葉才剛剛抽出。月出以后,沿著貫道溪,經過釣臺石、眠鹿場,轉向右走到后山。成千上萬棵松樹和杉樹象屋上的桁梁那樣,橫貫在五老峰的山腳處。

十四日,經由三峽澗,登上歡喜亭。亭子已經殘壞,道路非常危險。尋求李氏山房的遺址,沒有能夠找到。登上含鄱嶺,大風在嶺后面呼嘯著,沿著通道吹來。風停后,爬上太乙峰。向東南方遙望南昌城,斜北遠眺彭澤縣,都隔著鄱陽湖,湖水清亮亮地閃爍著波光。過了一會兒,地面就象收卷席子那樣,由遠而近漸次隱沒;再過一會兒,暗影已移到湖面中央;再過一會兒,延伸到湖岸,然后連山腳都看不清了。這才知道是云朵遮蔽了天空,由遠而來。這時候四周圍的山峰都一派云氣騰涌的樣子,而大塊的浮云不計其數,成群結隊,從山嶺后涌起,互相奔馳追逐,布滿空中,看樣兒將要下雨。這樣就沒到五老峰而改行下山。觀看玉淵潭,在棲賢寺小歇。回頭望五老峰,只見夕陽透過云層的空隙照射下來,象是跟峰巒互相依靠著似的。回來,在文會堂住宿過夜。

十五日,走過萬杉寺,在三分池喝茶。離秀峰寺還有一里路左右,就望見瀑布懸掛在半空中間。等進了寺門,于是朝西面瞻望青玉峽,仔細地觀望香爐峰,在龍井洗手。尋求李白的讀書堂,未能找見。返回,在秀峰寺內過夜。

十六日,去瞻云峰,迂回取道繞行過白鶴觀。隨即到了歸宗寺,觀賞了王羲之的墨池。再往西去,探訪栗里的陶淵明臥醉石,臥醉石比屋子還高大,正對著澗水。途中尋訪簡寂觀,但沒有前去。返回,住宿在秀峰寺,遇見了一微頭陀。

十七日,吳蘭雪帶著廖雪鷺和小和尚朗園來,大聲喧笑著,推門直入。于是大家一起上黃巖峰,側身踮著腳步越過文殊臺,俯身欣賞瀑布飛流直下,一直望到看不見為止。登門求訪黃巖寺,踩著亂石去探尋瀑步的源頭,迎著漢陽峰向上,到路行不通了才停下腳步。重又返回宿于秀峰寺。吳蘭雪去瞻云峰,而一微頭陀去九江。這天夜里下起了大雨。算來在山中已經五天了。

十八日,早晨望瀑布,比下雨之前大了一倍。出山五里左右,到了神林浦,望瀑布更為清楚。山深沉沉的,一派濃郁的深青色,巖谷象用刀削過一般平直。不一會兒,香爐峰下一縷白云裊裊上升,于是成團的白云互相銜接著出現;又一會兒,滿山都見團團的云朵;再一會兒,云團互相匯合成為一體。山的半腰都被云圍封住了,而山腰以上和以下仍然是一色濃重的深青,這是我生平所從未見到過的。云,是水的象征,是山的靈氣外泄的結果。所以我對于這次游覽所經過的地方,都只大體上記述一下,而唯獨對于云,特地記下它象這樣地變幻奇巧,足以悅人心性、散和情興,以留給以后的感興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