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讀物 > 全元曲257
第5章
作者:馮學禮 薛鴻鵬 著 | 字數:1473 字

【中呂】紅繡鞋

題小山蘇堤漁唱

東里先生酒興,南州高士文聲,玉龍嘶斷彩鸞鳴。水空秋月冷,山小暮天青,蘇公堤上景。

【雙調】沉醉東風

緣結來生凈果,從他半世蹉跎。冷淡交,唯三個。除此外更誰插口皮?減著呵少添著呵便覺多,明月清風共我。

【姚守中】

姚守中,字不詳,洛陽(今屬河南)人。姚樞之孫,姚燧之侄。曾官平江路吏。約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前后在世。近人孫楷第先生新考出姚守中名埭,其先世為營州柳城(今遼寧朝陽市)人。《錄鬼簿》將其列在“前輩已死名公才人,有所編傳奇行于世者”第二十四人。賈仲明為其補有挽詞:“《掛冠》解印漢逢萌,掃筆成章姚守中。布關串目高唫吟,《牛訴冤》巧用工,扯詔諫《持立中宗》。麒麟閣,狐兔冢,怨風雨愁。”所作雜劇三種,即《郝廉留錢》、《逢萌掛冠》、《扯詔立東宮》等劇,惜均失傳。此外,姚守中尚存散套〔中呂·粉碟兒〕《牛訴冤》,全套用頗有寓言意味的擬人化手法,以一頭將被屠殺的老牛的控訴,抒發了作者對是非顛倒的人間社會的憤怒。全套手法新穎,構思巧妙,在整個元散曲中,不失為上乘之作。明·朱權《太和正音譜》評其詞“如秋月揚輝”。

套數

【中呂】粉蝶兒

朱訴冤

性魯心愚,住煙村飽諳農務。丑則丑堪畫圖,杏花村,桃林野,春風幾度。疏林外紅日西哺,載吹笛牧童歸去。

【醉春風】綠野喜春耕,一犁江上雨。力田扶耙受驅馳,因為主甘分受苦,苦、苦。經了些橫雨斜風,酷寒盛暑,暮煙曉霧。

【紅繡鞋】牧放在芳草岸白蘋古渡,嬉游于綠楊堤紅蓼平湖,畫工描我在遠山圖。助田單英勇陣,駕老子驀山居,古今人吟未足。

【石榴花】朝耕暮墾費工夫,辛苦為誰乎?一朝染患倒在官衢,見一個宰輔,借問農夫,氣喘因何故?聽說罷感嘆長吁,那官人勸課還朝去,題著咱名字奏鸞輿。

【斗鵪鶉】他道我潤國于民,受千辛萬苦。每日向堰口拖船,渡頭拽車。一勇性天生膽氣粗,從來不怕虎。為伍的是伴哥、王留,受用的是村歌社鼓。

【上小樓】感謝中書部,符行移諸處。所在官司,禁治嚴明,遍下鄉都。里正行,社長行,叮嚀省諭:宰耕牛的捕獲申路。

【幺】食我者肌膚未肥,賣我者家私不富。若是老病殘疾,卒中身亡,不堪耕鋤。告本官,送本都,從公發付,閃得我丑尸不著墳墓。

【滿庭芳】銜冤負屈,春工辦足,卻待閑居。圈門前見兩個人來覷,多應是將我窺圖。一個曾受戒南莊上的忻都,一個是累經斷北氵畺王屠。好教我心驚慮,若是將咱賣與,一命在須臾。

【十二月】心中畏懼,意下躊躇。莫不待將我釁鐘?不忍其觳觫。那思想耕牛為主,他則是嗜利而圖,被這廝添一買我離桑樞,不睹是牽咱過前途。一聲頻嘆氣長吁,兩眼恓惶淚如珠。兇徒!兇徒!貪財性狠毒,綁我在將軍柱。

【耍孩兒】只見他手持刀器將咱覷,唬得我戰撲速魂歸地府。登時間滿地血模糊,碎分張骨肉皮膚。尖刀兒割下薄刀兒切,官秤稱來私秤上估。應捕人在傍邊覷,張彈壓先抬了膊項,李弓兵強要了胸脯。

【二】卻不道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刬地加料物寬鍋中爛煮。煮得美甘甘香噴噴軟如酥,把從前的主雇招呼。他則道三分為本十分利,那里問一失人身萬劫無。有一等貪餔啜的喬人物,就本店隨機兒索喚,買歸家取意兒庖廚。

【三】或是包饅頭待上賓,或是裹餛鈍請伴侶。向磁罐中軟火兒蔥椒火烏,勝如黃犬能醫冷,賽過胡羊善補虛。添幾盞椒花露,你裝的肚皮飽旺,我的性命何辜。

【四】我本是時苗留下犢,田單用過牯。勤耕苦戰功無補,他比那圖財害命情尤重,我比那展草垂韁義有余。我是一個直錢底物:有我時田園開辭,無我時倉廩空虛。

【五】泥牛能報春,石牛能致雨。耕牛運土遭誅戮,從今后草坡邊野鹿無朋友,麥垅上山羊失了伴侶。那的是我傷情處,再不見柳梢殘月,再不見古木昏烏。

【六】筋兒